疫情下的武汉社区见闻
来源:疫情下的武汉社区见闻发稿时间:2020-03-28 10:11:28


“我已经两周没见过家人了,只能看看儿子的照片,或与家人视频通话。”贝加莫一所医院的医生在社交媒体上写到。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凯利的同事戴安娜·托雷斯在社交平台发文称,“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战士”,同时她还上传了一张照片,照片中,同事们纷纷在脸上绑上了大手帕,而不是专业的防护装备,“这不是正规的防护装备,”她在配文写道。

报道指出,凯利是在3月18日得知自己感染新冠病毒的,他不想惊动家人,“我很好,不要告诉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会担心”,他在给妹妹玛丽亚·帕特里斯·谢隆的短信中这样说。

死亡,悲恸,离别,无助,正在考验意大利这个曾经拥有“全球第二完善医疗体系”的国家。

伦巴第的一些医护人员说,医院无法满足需求,他们的床都快用完了。

目前,伦巴第政府参考中国武汉火神山医院的模式,正在紧急改建米兰市的国际展览中心,预计将可接收约500名重症患者。并且已动员退休医护人员与刚毕业的医学生紧急上岗,护理系许多大三学生获准上阵帮忙。意大利教育部长曼弗雷迪表示,此举可向国家医疗体系释放约1万名医护人员。图源:美国《国会山报》

一名为急诊部门和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提供心理疏导的心理医生表示,“他们神精绷得太紧了,有人担心在工作中犯错葬送患者生命,有人害怕操作不当导致自己感染。”

穿戴防护装备的医务人员在意大利北部的贝加莫工作。

欧洲疫情的“震中”意大利传来一个难得的好消息。一名102岁的意大利老人在确诊罹患新冠肺炎住院治疗20天后,近日康复出院。

为了不消耗多余的口罩,所有重症病人家属都被要求不要来医院探视,多数病人都在孤独中离世。